大兔子号退休高铁

방탄소년단
原id@屁桃盒子
76/25/41玩家.主76.
产能非常垃圾,非特殊原因不会弃坑.
偶尔随笔/手机摄影.
感谢所有人的喜欢.
💙

@喵喵咪号小火车
一个沙雕废话博主 每天都在沙雕/追星/吸萌宠
是的 这个微博不发文 只有沙雕日常可以看

《命中注定》

我认识一个男人。
或许不该说“认识”,我和他是从小玩到一起的,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发小”或者是“青梅竹马”。我们俩互相对对方毫无感觉,自然也不会有所谓的初恋是对方这样偶像剧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
更何况,他是个gay。
我话说在前头,我是没有任何抵触心理的。


他叫金泰亨。
金泰亨从小就长得好看,遗传到了父母身上最好的地方,骨相堪称完美,更不用说皮相了。所以我初中的时候极其讨厌和他一起走路回家,因为喜欢他的女孩子能从一班排到四班,要么拿我当眼中钉,要么拿我当传送器。
但是他死皮赖脸一定要和我一起走,久而久之我从烦躁变成习以为常,偶尔还能顺手丢掉几个一看就很没诚意的信件,减少他的负担——对,他就是那种真诚得会把每封信都看完认真给回复的笨蛋。
我说,你明明就不喜欢女孩子,你还弄那么真诚,搞得她们更喜欢你了,你居心不良啊。
他笑出四方嘴,说,可是她们的感情都是真诚的,所以我也要真诚地回应。
看看,就是一个这样的笨蛋。

我和他在同一个初中,同一个高中。高中的时候甚至在同一个班,连分科都选的一样,都选了理科。
他其实更擅长文科,我也知道他每晚拉着我刷题就是为了进理科尖子班,就是为了田柾国。
田柾国在我们高中的人气,就像金泰亨在我们初中的人气一样,甚至都还要再高一些。我自己是从来没想过身边会有第二个各方面完美得跟偶像剧男主一样的人,也估计是看金泰亨这副好看的皮囊太久,我面对田柾国的时候内心毫无波澜,也并不想笑。
我和田柾国是学生会的,他是会长,我是副会长。所以金泰亨经常叫我打听关于田柾国的事情,我虽然很烦,但是这是金泰亨初恋,身为发小,总还是要帮忙,于是一直有在帮他问。
最后是直接问到田柾国头上了。
田柾国不恼,也不奇怪,还反问我,让你来问的人是谁啊?我想和那个人认识认识。
我脱口而出金泰亨。下一秒就觉得完了。
田柾国作恍然大悟状,旋即说,他啊,我认识,没想到他这么关心我。
我看着田柾国的表情里藏着一丝喜悦,于是挑起了我的眉毛。
既然两情相悦,那在一起不过是时间问题和助攻问题。
我就是那个助攻。
不当不知道,助攻真的也很累。我为了他们两个真的操碎了老母亲的心,用尽了我的毕生精力,甚至头发都掉了,终于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心情好得跟放烟花一样。
我终于可以不用被他俩当传话器使了。
大家都是快成年的人了还扭扭捏捏的,真不像样。

我们三个升入了同一所大学,选了不同的专业,从此就各分西东了。田柾国选了金融,我去了医学院,金泰亨是最出乎我们意料的,他报了外国语,专业是日语。
尽管如此,我们三个人还是能偶尔聚到一起。金泰亨是最闲的,我和田柾国的繁忙程度是他的五倍,所以每次我们俩在赶作业的时候,金泰亨就温柔地给买来热咖啡给我们,然后在我们旁边,看着田柾国学习。
我真实感受到了这两个人谈恋爱的腻歪劲。


但其实我都知道的。
别看两个人生活那么平静,金泰亨和田柾国在一起的时候,互相看着对方的眼神能溢出蜜来,其实金泰亨只是在抓住为数不多的幸福的时光而已。
金泰亨家里不安宁我从小就知道,他的父亲会对他的母亲和姐姐拳脚相加,金泰亨偶尔也无法幸免。就是因为在楼下的角落里捡到了哭成猪的金泰亨,我才和他熟起来的。
上了初中,金泰亨家里的情况似乎稍有缓和,到了现在,又开始不行了。金父的酗酒倾向越来越严重,有一次我回家,甚至看到母亲正在给金泰亨的姐姐上药。
我问,发生了什么?
金泰亨的姐姐看着我,说,父亲想让我死。
这是一句多么可怕的话,可我看着的她平静得就像只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我走过去,抱住她,说你这几天住在我这里吧,我和你一起睡就可以了。
她点头,和我说,泰亨不在家真的太好了。
她说,爸爸最近这么暴躁,就是因为泰亨上次用空酒瓶砸破了他的脑袋。他抓不到泰亨,就只能朝我和妈妈下手。
我只觉得毛骨悚然。听完之后,反而变成姐姐在安慰我,和我说不要怕。

所以我才知道,金泰亨有多重视田柾国。
他爱田柾国,胜过一切。


天意弄人。
我虽然知道自己就像偶像剧的配角,但是也没想到,田柾国一个平常如此谨慎的人,居然也会出车祸,而且非常严重。
金泰亨知道消息的那一刻几乎是飞奔着去到医院的。我随后跟上,在手术室外看到金泰亨,自从上了初中就再也没哭过的男子汉,站在手术室门口红了眼眶,眼泪一直在流。
我急急忙忙跑过去递纸巾,和他说田柾国肯定不会有事,不知道反复说了几百遍,金泰亨的情绪才开始稳定下来。
我听到金泰亨和我说,如果田柾国不在了,他也不要活了。
我被他吓得一身冷汗,连忙打了他一下,和他说不要说这种话,田柾国一定会好好的出来的。

最后虽然田柾国出来了,却一直在重症监护室里睡着。金泰亨每天都去看,每天都在床边和他说话,会说很久。我就在外面等着他出来,从一开始看着他满脸泪痕,到如今的麻木。
我眼睁睁看着金泰亨一天比一天更消极,却一点忙都帮不上。家庭和爱情几乎双双破裂,我不知道我作为友情的支柱,还能撑着他走多久。他生活的最大动力来源于田柾国,现在动力消失了,金泰亨日常生活就像行尸走肉,最后是我看不下去了,给他请了长假。
我让他好好地在我家里休息几天,和他的姐姐待在一起,应该会有些好转。
可我想错了。
我那天夜晚回到家,发现家里没开灯,冷冷清清的,桌上的便条写着“我们和美淑一起去旅游了,泰亨说想和你待在一起,这几天你也要好好照顾泰亨哦”。一看语气就是我妈。
我放下便条,往我自己房间走的时候,看见我家的小阳台那里坐着个人,坐在栏杆上。
这里是三楼,不算很高,但坐在栏杆上也是很危险。我往那边走,发现是金泰亨坐在那里。他是面朝里坐的,没有穿鞋,在十几度的温度里上身只穿着一件内衬和薄薄的真丝外套。
他看见我,冲我笑了一声。
然后我看着他仰起好看的脖颈,像是将死的天鹅,身子像多米诺骨牌重重地往后倒去,瞬间带着他消失在黑暗当中。

我知道他去找谁了。


三楼的高度是不至于真的要死的,或者也可能是因为金泰亨实在命好,救护车太及时,他很快就抢救过来了。
我脱力地坐在他的病床旁边,想打他又不能真的下手,只能在空气里狠狠滑动了几下,就当我真的打了他。
我没想到过金泰亨可以做出这种事,他是真的有意寻死,甚至选择了让后脑勺先着地的倒法。
这是为爱而亡,疯狂到极致。

但也许是巧合,也许不是。
金泰亨被抢救回来的那一刻,田柾国苏醒了。苏醒的那个时候,听护士姐姐说,他第一句是问,有没有一个叫金泰亨的人进了医院?
护士姐姐说,她当时真的被吓到了,因为的确就是几秒前的事情。
我听完之后,反而笑出了声。
然后我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田柾国出现在病房门口,脸上还夸张地贴着白色绷带。
这一刻,昏迷了几天的金泰亨第一次睁开了眼睛。

“哇哦,看来你们真的是命中注定的一对。”我笑着说。



-后记-
跟自己屈服 不能写be👋🏻👋🏻
又是深夜脑洞博主 每天看着自己的随笔都能有新的辣鸡脑洞可以写 还是很开心的
对不起我起标题的能力还是那么辣鸡…………orz

评论 ( 2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