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告告仓鼠

一个快乐薛定谔文手

© 睡告告仓鼠
Powered by LOFTER

我梦到我身处在一个很诡异的世界里。
这个世界并不能说不正常,但是是以正常构建起来的不正常。
以病号一样的透明青蓝色组成的光线,永不变黑的极昼天,总是聚集成方阵行走的人们,会在地下通道门口被悬挂起来旋转的如软泥一样的生物,自行车可以去到任何地方甚至是旋转楼梯上,没有人说话,连声音也没有。
撞到人了也不会有反应,我可以骑着自行车碾过人们去往本来没有路通往的另一边,所有的东西都还是按照自己的方向继续活动,就好像这一切都是这个世界的定量,而我是这里唯一的变量。

可是一开始不是这样的。
我还记得这个世界只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不同而已,至少和我们平时经历的东西并不一样,但是没有在不正常和正常之间做得那么平衡。
确实我的一举一动其实不太受我控制,我总觉得是有人希望我可以这么做,引导着什么东西走向结果。所以我一直在帮别人寻找一样东西,就像单机游戏想要通关就必须拿到,我为了完成这个承诺我也必须要找到这个东西。
可是我最后没有找到。
当我背着包坐上车,车驶离平台一样的大地边缘,疯狂往下坠落的时候,我就应该意识到,我要找的东西是不存在的。
因为包括我之前生活的陆地就是不存在的,就像游戏的分层那样,虚拟的在上面,而真实的在下面。我也只是通过了虚幻和真实的那条线,同时生活在两个地方。
或者说,“游离”。
我是存在而又不存在的事物。

所以在我从万丈高空坠落最后却也只是轻飘飘落地的时候,就该意识到。
这个世界从上至下,从前至后,从以前至未来,都不会是真的。

我在等待红绿灯的时候听到旁边有人和我说。
“这个世界是我为我妹妹构建的。”
“他们带走了我的妹妹,和我说是要帮她治病,实际上是在拿她做实验。”
“我恨他们,所以我把他们都关到了这里来。但是我却不小心也把她关了进来。”
“……那是我那么久以来,再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她和我说,她的腿好了。”
“我好开心。”

我没有看着他。
他的声音听起来虚无缥缈,我也知道,他的存在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真实。我和世界的构建者并肩站着,红绿灯由绿转红。

评论
热度 ( 2 )
TOP